您好,欢迎访问白洋淀荷缘在线!
白洋淀旅游联系电话138-3222-9242151-7631-0054
138-3222-9242 / 151-7631-0054
景区资讯 景区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旅游攻略 >> 景区资讯 >> 详情

白洋淀边的三个皇妃和一个皇妃冢

白洋淀admin         白洋淀02-21         白洋淀144
白洋淀边的新安县出了三个皇妃。一个是金朝金章宗的李元妃李师儿;一个是明朝明光宗的李康妃;另一个是明熹宗的李成妃。皇妃冢在六里村南大道西侧,是明光宗妃子,傅懿妃的坟墓,如今坟已湮灭。
金史载:
元妃李氏师儿,其家有罪,没入宫籍监。父湘,母王盻儿,皆微贱。大定末,以监户女子入宫。是时宫教张建教宫中,师儿与诸宫女皆从之学。故事,宫教以青纱隔障蔽内外,宫教居障外,诸宫女居障内,不得面见。有不识字及问义,皆自障内映纱指字请问,宫教自障外口说教之。诸女子中惟师儿易为领解,建不知其谁,但识其音声清亮。章宗尝问建,宫教中女子谁可教者。建对曰:“就中声音清亮者最可教。”章宗以建言求得之。宦者梁道誉师儿才美,劝章宗纳之。章宗好文辞,妃性慧黠,能作字,知文义,尤善伺候颜色,迎合旨意,遂大爱幸。明昌四年,封为昭容。明年,进封淑妃,父湘追赠金紫光禄大夫、上柱国、陇西郡公。祖父、曾祖父皆追赠。
兄喜儿旧尝为盗,与弟铁哥皆擢显近,势倾朝廷,风采动四方,射利竞进之徒争趋走其门,南京李炳、中山李著与通谱系,超取显美。胥持国附依以致宰相。怙财固位,上下纷然,知其奸蠹,不敢击之,虽击之,莫能去也。纥石烈执中贪愎不法,章宗知其跋扈,而屡斥屡起,终乱天下。
自钦怀皇后没世,中宫虚位久,章宗意属李氏。而国朝故事,皆徒单、唐括、蒲察、拏懒仆散、纥石烈、乌林答、乌古论诸部部长之家,世为姻婚,娶后尚主,而李氏微甚。至是,章宗果欲立之,大臣固执不从,台谏以为言,帝不得已,进封为元妃,而势位熏赫,与皇后侔矣。一日,章宗宴宫中,优人瑇瑁头者戏于前。或问:“上国有何符瑞?”优曰:“汝不闻凤皇见乎。”其人曰:“知之,而未闻其详。”优曰:“其飞有四,所应亦异。若响上飞则风雨顺时,响下飞则五谷丰登,响外飞则四国来朝,向里飞则加官进禄。”上笑而罢。
钦怀后及妃姬尝有子,或二三岁或数月辄夭。承安五年,帝以继嗣未立,祷礼太庙、山陵。少府监张汝猷因转对,奏“皇嗣未立,乞圣主亲行礼事之后,遣近臣诣诸岳观庙祈祷。”诏司空襄往亳州祷太清宫,既而止之,遣刑部员外郎完颜匡往焉。
泰和二年八月丁酉,元妃生皇子忒邻,群臣上表称贺。宴五品以上于神龙殿,六品以下宴于东庑下。诏平章政事徒单镒报谢太庙,右丞完颜匡报谢山陵,使使亳州报谢太清宫。既弥月,诏赐名,封为葛王。葛王,世宗初封,大定后不以封臣下,由是三等国号无葛。尚书省奏,请于瀛王下附葛国号,上从之。十二月癸酉,忒邻生满三月,敕放僧道度牒三千道,设醮于玄真观,为忒邻祈福。丁丑,御庆和殿,浴皇子。诏百官用元旦礼仪进酒称贺,五品以上进礼物。生凡二岁而薨。
兄喜儿,累官宣徽使、安国军节度使。弟铁哥,累官近侍局使、少府监。
至八年,承御贾氏及范氏皆有娠,未及乳月,章宗已得嗽疾,颇困。是时卫王永济自武定军来朝。章宗于父兄中最爱卫王,欲使继体立之,语在《卫绍王纪》。卫王朝辞,是日,章宗力疾与之击球,谓卫王曰:“叔王不欲作主人,遽欲去邪?”元妃在傍,谓帝曰:“此非轻言者。”十一月乙卯,章宗大渐,卫王未发,元妃与黄门李新喜议立卫王,使内侍潘守恒召之。守恒颇知书,识大体,谓元妃曰:“此大事,当与大臣议。”乃使守恒召平章政事完颜匡。匡,显宗侍读,最为旧臣,有征伐功,故独召之。匡至,遂与定策立卫王。丙辰,章宗崩,遗诏皇叔卫王即皇帝位。诏曰:“朕之内人,见有娠者两位。如其中有男,当立为储贰。如皆是男子,择可立者立之。”
卫绍王即位,大安元年二月,诏曰:“章宗皇帝以天下重器畀于眇躬,遗旨谓掖庭内人有娠者两位,如得男则立为储贰。申谕多方,皎如天日。朕虽凉菲,实受付托,思克副于遗意,每曲为之尽心,择静舍以俾居,遣懿亲而守视。钦怀皇后母郑国公主及乳母萧国夫人昼夜不离。昨闻有爽于安养,已用轸忧而弗宁,爰命大臣专为调护。今者平章政事仆散端、左丞孙即康奏言,承御贾氏当以十一月免乳,今则已出三月,来事未可度知。范氏产期,合在正月,而太医副使仪师颜言,自年前十一月诊得范氏胎气有损,调治迄今,脉息虽和,胎形已失。及范氏自愿于神御前削发为尼。重念先皇帝重属大事,岂期闻此,深用怛然。今范氏既已有损,而贾氏犹或可冀,告于先帝,愿降灵禧,默赐保全,早生圣嗣。尚恐众庶未究端由,要不匿于播敷,使咸明于吾意。”
四月,诏曰:“近者有诉元妃李氏,潜计负恩,自泰和七年正月,章宗暂尝违豫,李氏与新喜窃议,为储嗣未立,欲令宫人诈作有身,计取他儿诈充皇嗣。遂于年前闰月十日,因贾承御病呕吐,腹中若有积块,李氏与其母王盻儿及李新喜谋,令贾氏诈称有身,俟将临月,于李家取儿以入,月日不偶则规别取,以为皇嗣。章宗崩,谋不及行。当先帝弥留之际,命平章政事完颜匡都提点中外事务,明有敕旨,‘我有两宫人有娠’,更令召平章,左右并闻斯语。李氏并新喜乃敢不依敕旨,欲唤喜儿、铁哥,事既不克,窃呼提点近侍局乌古论庆寿与计,因品藻诸王,议复不定。知近侍局副使徒单张僧遣人召平章,已到宣华门外,始发勘同。平章入内,一遵遗旨,以定大事。方先帝疾危,数召李氏,李氏不到。及索衣服,李氏承召亦不即来,犹与其母私议。先皇平昔或有幸御,李氏嫉妒,令女巫李定奴作纸木人、鸳鸯符以事魇魅,致绝圣嗣。所为不轨,莫可殚陈。事既发露,遣大臣按问,俱已款服。命宰臣往审,亦如之。有司议,法当极刑。以其久侍先帝,欲免其死。王公百僚,执奏坚确。今赐李氏自尽。王盻儿、李新喜各正典刑。李氏兄安国军节度使喜儿、弟少府监铁哥如律,仍追除复系监籍,于远地安置。诸连坐并依律令施行。承御贾氏亦赐自尽。”
盖章宗崩三日而称范氏胎气有损。章宗疾弥留,亦无完颜匡都提点中外事务敕旨。或谓完颜匡欲夺定策功,构致如此。自后天下不复称元妃,但呼曰李师儿。
李康妃(?—1674年),明光宗朱常洛最宠爱的妃子,天启帝的养母,生皇四子朱由模、乐安公主朱徽媞等。 太子朱常洛宫中有两个李氏姬妾都封为选侍,无亲缘关系,外界人称西李、东李(后来的李庄妃),东李位次在西李之前,但西李最受宠。
天启帝在母亲王才人(即孝和皇后)去世后,由西李抚养。崇祯帝在母亲刘淑女(即孝纯皇后)被父亲谴死后也曾交给西李抚养,后因西李生女,改由东李抚养。
明光宗即位,命封西李为皇贵妃。当时西李讨趣地说要封皇后,皇帝不应。礼部侍郎孙如游上奏,“太后、元妃等人的谥号还没有尊上,把这些事情解决后再封皇贵妃不晚。”不料明光宗很快就驾崩,来不及封皇贵妃。西李选侍仍然在乾清宫,东林党担忧其会垂帘听政。于是大学士刘一燝、吏部尚书周嘉谟、兵科都给事中杨涟、御史左光斗等上疏力争,选侍移居仁寿殿。即当时明朝著名的移宫案。
此后明熹宗即位。因移宫事件过于苛激,事后外界纷言天启帝虐待养母,御史贾继春上奏指责东林党人过多干涉内廷事务,遭群起责难。天启帝下诏宣布西李曾欺凌其生母王才人,虐待过他自己,把贾继春削职。此后,魏忠贤执政。因为西李与客魏集团关系尚可,天启四年,魏忠贤授意天启帝尊封她为康妃。然后天启帝公开宣布西李无辜,自己是被王安等人挑唆。且声称贾继春忠谏有功,召回任用。思宗时,晋为太妃。但始终没有被给予政治权力。
明朝灭亡,李康妃等前朝妃嫔皆由清廷给资供养起来。康熙十三年(1674年)五月十八日,李康妃薨逝,寿八十余岁。
根据清代笔记《池北偶谈》记载,李康妃最后于清朝康熙十三年(公元1674年)五月十八先是熹宗初立时,值九月早寒霜甫下,而宫中李花齐开。咸以为选侍当封,相顾贺。而其后闯亦李姓,识者谓此草妖云。日病逝,大约活了八十岁上下。此时,距离“移宫案”发生已有54年,距离明朝灭亡也有整整三十年了。她的夫家——朱明皇朝早已灰飞烟灭,她的女儿女婿也早已满门自尽,紫禁城的主人也已经换成了爱新觉罗皇族。
成妃(1605--1637年),明熹宗朱由校的妃子。曾受客氏、魏忠贤迫害。
李氏入宫及途径不详。天启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,李氏因生下怀宁公主朱淑嫫,受封为成妃,住长春宫。但怀宁公主幼年夭折,李成妃遂失宠。
李成妃为人比较仗义,与范慧妃交好。天启六年二月二日,明熹宗偶尔想起了她,召她侍寝。她在自身处境很不妙的情况下,还逮着机会替被幽禁的范慧妃求情。结果被客氏、魏忠贤得知,客氏很不满,认为李成妃不买自己的帐,求情居然不走自己的门路,于是将软禁别宫,并断绝了饮食。
幸而李成妃机警,吸取了在天启三年被活活饿死的张裕妃的教训,事先在宫墙夹缝间私藏了许多食物,才没有饿死。如此坚持半月,明熹宗想起她来,客氏也以为她是有神仙保佑才没被饿死,没有进一步加害她,李成妃因此幸免于难,但被贬为宫女,逐去西五所干苦活,当时她年仅19岁。
根据《宫闱秘史》“长春宫”的记载,当时李成妃的父亲李谦(又名李遇春)在皇宫担任内库管理,受女儿的连累被谪贬到几千里外的海疆,成妃的几位兄弟也被杀害。
明思宗即位后,为她平反,恢复成妃位号,又给予相当的岁俸供养。
崇祯十年十一月初六寅时薨,享年33岁,与段纯妃、张裕妃合葬在金山(今北京西郊)的妃嫔墓。她的坟墓现在已被发掘。
熹庙成妃李氏圹志
妃姓李氏,保定府新安县人,父李遇春,母崔氏。选入内庭,天启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册封为成妃,六年二月初二日有旨革去冠服,崇祯元年正月二十六日奉旨仍复熹庙成妃。以十年十一月初六寅时薨逝,距其生万历三十三年八月二十一日亥时享年三十三岁。惟妃幼侍宫闱,资秉温淑,事熹庙以勤慎称。今上追念熹庙遗意,于崇祯十一年四月十六日葬于金山之原。归藏如礼,可以瞑矣。儒臣奉命志其圹,庶垂不朽云。
县志载:明懿妃冢在六里村南。懿妃傅氏,新城人。明光宗妃也。
傅懿妃(?—?),明光宗朱常洛妃嫔,生皇五女宁德公主,皇六女遂平公主。原为太子宫淑女,后进封懿妃。
《胜朝彤史拾遗记 卷六》毛奇龄
上(崇祯帝)五岁失太后,问左右以遗像,莫能得。傅懿妃者,亦东宫淑女也,生皇六女、皇七女,进封懿妃。尝与太后比宫居,自言宫人有相类者。杂指其眉睫及颊辅间,召太后母瀛国太夫人认之。时武英殿中书梁祝善形摩,瀛国太夫人同懿妃出宫人指示,揣以意,令仿佛为图。图成,敕具法驾卤簿,由正阳门警而入,上亲跪午门迎之。既入,悬像乾清宫,呼老宫婢及素侍太后者来前,使瞻视。或曰是,或曰否,上为之雨泣,两宫皆泣。(原评曰:圣主痛心事偏摩写琐屑乃尔,犹记瀛国太夫人谢表有云:圣孝难穷,慈容不密。上挥涕慰劳,即以所图四轴赐其一令供于家及国破,文炳率家人环哭于孝纯像前,闭门自焚,凡死者四十二人。)乃加传懿妃封号,赏赉太后家及承奉王裕民中书梁祝各有差。
《明史 列传第二》
帝五岁失太后,问左右遗像,莫能得。傅懿妃者,旧与太后同为淑女,比宫居,自称习太后,言宫人中状貌相类者,命后母瀛国太夫人指示画工,可意得也。图成,由正阳门具法驾迎入。帝跪迎于午门,悬之宫中,呼老宫婢视之,或曰似,或曰否。帝雨泣,六宫皆泣。
县志载:
甲申之变,都城已破,明思宗縊于寿皇殿后花园内。皇后縊于乾清宫正殿。宫中鼎沸而懿妃有为图存,与內宦亢佃潜出,顺城门间道而南,匿于新邑六里村。事祥亢佃疏中。既而抑郁得沉疴不起。时年五十七岁,薨于甲申之五月二十六日,葬于甲申六月初四日。------懿妃死非其所,葬非其所。------是墓也,东临孔道,途之人见其兔迹狐穴,荒烟蔓草当必有靡靡而摇摇如醉而如噎者矣。
联系我们
白洋淀旅游微信咨询 咨询电话/微信: 138-3222-9242 151-7631-0054
地址: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郭里口村